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百年古刹灵湫寺(原创)  

2016-06-17 08:17:3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古刹灵湫寺(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关山脚下,马峡河和山寨南阳屲河交汇之处,东北的阳坡屲上有一平台,居住着数十户人家,其中有一院落,脊兽高踞,经幡飘扬,神气袅袅,那就是闻名遐迩的灵湫寺之所在了。

      有据可查,华亭县马峡镇马峡村的灵湫寺,香火延续已经五百余年,可谓历史悠久了!

       作为一个马峡人,虽然也不止一次地到过灵湫寺,但都是走马观花匆匆来去,未曾对这座古老的寺庙做一次深入的了解,一直愧疚于心,成了心中一个未圆满的愿望。丙申年一个夏日的午后,我专程到灵湫寺,拜谒神灵的同时,拜会一位熟知灵湫寺渊源的老人,为这座古老的寺庙做一个小纪。

       沿着街道西行至奔马雕塑处,向北跨过一座便桥,顺着村道行走十来分钟,就到了灵湫寺所在地庙台,在远处就可以瞅见灵湫寺庙堂上的脊兽和两个墨绿的树冠。沿着陡直的台阶而上,就进入了灵湫寺。因为在此之前我委托朋友联系好了马峡本地的老阴阳郝维新先生,所以我就直接到新修的大殿那找他,老人正陪着为地藏王塑像的工匠闲聊。郝维新老人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精神矍铄,慈祥可亲,我在中心小学任教的时候,曾经给他的一个孙子当过四年老师,做过几次家访,我们算是熟人了。老人热情地把我迎进东面的僧房,我们开始了愉快的交谈。老人首先纠正我对灵湫寺的称呼,说正确的叫法应该是灵jiu寺,这个jiu字是“雨”字头下面一个“湫”字,不叫“灵湫寺”。老人的订正让我心里释然了一个疑团:如果是灵湫寺,那么,“湫”为水池,也就是在大旱之年,百姓们求神祈雨的湫池,但是庙宇所在地是一块地势较高的平台,并无或大或小的湫池存在。老人说,叫灵jiu,就是佛山的意思,因为这个平台就在山上,此地与佛有缘,适宜修建寺院,祭祀神灵。我觉着老人的解释比较符合实际,遗憾的是我在电脑上怎么也找不到老人说的那个“jiu”字,只好沿用“灵湫寺”的叫法。

       当我问及寺庙修建的确切年代,郝维新老人带我到北寺的走廊,指着一根石柱说那上面有记载。我俯下身子察看石柱,由于岁月的浸蚀,石柱风化严重,但是在左边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明万历年间”等字样,并且“万历”二字都是繁体。传闻灵湫寺最早在寺坪,我问及寺庙的原址是否在叫做寺坪的地方,老人肯定地说,灵湫寺一直就在这里。寺坪曾经是马峡最早的街衢所在地,也就是马峡最早的街道所在,在灵湫寺的西北方向,相距一二里之遥,在清末民初遭战火焚烧,居民和街道才迁居到现在的马峡河南面。老人说,灵湫寺所传的“二柏三庙三十六台阶”至今依然存在,并且一一指给我看。如果按照石柱上的记载,明万历年间是1573——1620年,那么灵湫寺的香火已经延续了五百四十多年,半个世纪之多。灵湫寺的院子里有一大一小树龄逾越百年的两棵古柏树,笔直挺拔,宛若一对历经劫波不改初心的兄弟。老人指着北寺、西寺和五圣宫,说这就是三庙,其中北寺是最早的庙宇,里面供奉着九天圣母、海龙圣母、八海龙王和药王爷等神灵,西寺供奉着三官爷,即天官、地官和水官。我指着一间坐南朝北,低矮陈旧的寺庙问老人,这座小庙横在院子中间,影响了整个院落的宽敞,为啥不拆除呢?老人冲我神秘地一笑,说里面有宝贝呢,说着就推开屋门,示意我进去观看。借着灯光,能够看清楚小庙里供奉的山神爷神像,神气森然。老人指着左右两侧山墙上的壁画让我看,左边壁画的主题是“十八国临潼斗宝”,右边墙上的壁画依稀可见骑青牛的太上老君等神话人物。老人指着另一块壁画的内容说是“二桃害三杰”。这个故事来源于《晏子春秋.内篇.谏》说的是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力闻。晏子过而趋,三子者不起。晏子入见公,曰“……此危国之器也,不若去之。因请公使人馈之二桃,曰:三子何不计功而食桃?……(公孙接、田开疆)皆反其桃,挈领而死。古冶子曰:二子死之,冶独生之,不仁……亦反其桃,挈领而死。”三国诸葛亮《梁甫吟》:“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就说的是这个典故。从壁画的落款处可以清楚地看见“民国二十四年写”等字样,算来已经整整八十一年了。壁画绘制精美,笔力飘逸空灵,色彩绚丽,令人赞叹。郝维新老人轻轻地抚摸着壁画,神情严峻地给我讲述了他们保护这些壁画的经过。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许多寺庙都遭到了毁坏,但是灵湫寺在郝维新等人的巧妙保护下,破坏程度算是最轻的了,只是几尊神像的鼻子被打掉了。而绘有壁画的五圣宫要保护起来就困难了,当时的红卫兵要铲除壁画,郝维新老人和几个人连夜用白土粉刷覆盖了壁画,才使得这些精美的壁画躲过一场浩劫。政府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之后,郝维新老人又用笤帚轻轻地扫除了石灰,再用毛巾一次又一次地擦拭,终于使这些壁画重见天日。老人说县文化馆的人来过好多次,说这些壁画很珍贵,要好好保护,所以这座低矮陈旧的山神庙才保留至今。

       2015年,经过化缘和众人集资,灵湫寺南面新修了五间大殿,新塑了观音菩萨像、大圣爷(斗战胜佛)和地藏王神像。如此以来,灵湫寺就是一个佛道并存的寺院了,未来的灵湫寺一定会香火更加旺盛。

       据我所知,近十多年来,马峡村的一些戏曲爱好者借助灵湫寺,成立了社火队,除了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六过庙会唱戏之外,还积极参与春节期间的文化娱乐。马峡村社火队由小到大,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有成员三十多人,不仅能够在春节期间装扮社火到县城和邻村表演,还排练了好多部华亭曲子戏,每年正月里都参与县上的曲子戏调演,并且连年取得优秀的成绩,使得药材之乡马峡的声名更加响亮。站在灵湫寺的大门远眺,马峡街道的的小洋楼如雨后春笋,“奔马”雕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南来北往的药商忙着收购各种药材,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祥和而美好。

       灵湫寺,这座数百年的古刹欣逢盛世,香火的延续必将更加久远!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