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打平伙(原创)  

2015-01-14 08:31:1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平伙(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对于年轻的读者来说,这个题目显得很生僻,令他们一头雾水;对于五十岁以上的人来说或许并不陌生,只是岁月的更迭,使得这个美好的记忆被尘封了。

打平伙是农村一种古老的习俗,就是大家凑点钱改善一下生活。通俗地说,就是今天AA制的祖宗。

在食物匮乏,油水稀缺的年代,在年头节下,或者村子里德高望重的长辈过寿辰之日,总有几个热心人张罗着打平伙。一次打平伙,就是村子里的一次大聚会,一次盛宴。

留在记忆里最早的一次打平伙,大概是七十年代初,我七八岁的年纪。那是中秋节的前两天,村子里的老王头领着几个叔伯到我家找父亲商量了大半天,最终好像决定了一件大事,六七个人都显得异常兴奋。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出门了,傍晚时候才回来,只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是父亲一个,傍晚回来的时候父亲的身后多了一只黑眼圈,长犄角长胡子的山羊,我们叫骚胡羊的那种。就在我们围着绵羊兴高采烈的时候,老王叔来和父亲说了几句话,把羊牵走了。

中秋节那天中午,父亲用襻笼提回来了几块带骨肉,还有一个羊头和肚子。这下子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围着襻笼口水直流,恨不得抓起一块就咥。在一年半载见不到荤腥的日子里,谁见了肉不馋啊?可是母亲和妹妹们闻不得羊肉的膻腥味,也坚决不允许在灶头上煮肉,为了照顾我们父子的心情,母亲允许我们用后锅煮肉,但前提必须是在屋子外面。父亲在院边用三个石头垒了一个简易灶,拔来后锅架上,洗净的羊肉被丢进锅里,我和哥哥、弟弟轮换着往锅底下添柴,闻着弥散在空气里的肉香味,我们欣喜若狂,嗷嗷大叫。父亲则烧开一壶水,把砸掉犄角的羊头装进羊肚子里,再倒进开水,两只手不停地倒腾着,嘴里不住地吸溜着。约莫一袋烟的功夫,父亲倒出羊头,三抓两拽,那羊头竟然白白净净的了,最后父亲又用刃子剔除羊肚子里的外膜,不多时候也收拾得白生生地干净。等父亲收拾好羊头和肚子,锅里的羊肉已经煮熟了,父亲先是撕给我们每人一块,打发我们离开,再忙着煮萝卜,剥葱蒜。等我们狼吞虎咽吃完肉回到锅前面,父亲已经烩好了肉菜,酥烂的萝卜片,味道鲜美的羊肉,虽然只是零星的几片,却吃得我们个个肚子鼓圆,饱嗝连连。现在想来,那种只有一撮盐的羊肉烩菜,竟然能够鲜美四十多年!

后来的几次打平伙,也吃过三四次羊肉,宰杀的是那种二十多斤,当时十来块钱的山羊,不同的是以后的会餐都聚集在袁大叔一家,袁大妈也吃羊肉,就做了每次会餐的厨娘。还有在袁大叔、王大伯、姚大叔他们过寿辰的时候,也打过平伙,只是宰杀的不是山羊而是一只公鸡。不管宰杀的是山羊还是公鸡,村子里的大人娃娃,来者有份,其实一只毛重二三十斤的山羊,全村吃羊肉的大人娃娃二三十人,一人碗里能舀上一块肉就算很幸运了,就这还是大人从嘴里省出来特意留给我们的。至于吃鸡肉烩菜,吃到肉的几率就更小了,因为一只鸡就是再大,也不够四五十人吃啊!但就是那萝卜烩菜汤,留住了我们心中最美好的回忆,那种一村人欢聚一堂,亲如一家,长幼有序,其乐融融,互相谦让的情景,是每一个经历过的人心中最柔软最温馨的珍藏。

现在日子过好了,山珍海味,猴头燕窝再不是传说,众多的人再也不会因为吃一顿肉而馋涎欲滴,打平伙这种古老淳朴,充满亲情的习俗也早已淡出人们的生活。可是烹饪再精美的烩菜,绝对再吃不出当初打平伙时只有一撮盐做调料的那种味道了,那种朴素的美味,早已是绝版的记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