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袅袅的香烟,是一座桥梁(原创)  

2015-01-10 16:20:0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袅袅的香烟,是一座桥梁(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过了知天命之年,我终于明白了,那一缕一缕袅袅升腾的香烟,就是一座桥梁,一座无形的桥梁,连接着阴阳两界。不是吗,你看看,无论是追悼逝去的亲友,还是恭请仙界的神灵,哪个不是通过香裱的香烟和亡灵和神灵沟通的呢?

最早感受到缕缕香烟的神秘是在父亲的老家静宁。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呢,我跟上父亲第一次回他的老家过年。除夕的傍晚,我们一个房份里的孝子贤孙,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排了一长溜,跟着胡须皆白颤颤巍巍的四爷爷到祖父祖母的坟上去接纸——也就是去请太祖父太祖母回家过年。在坟上进行了庄严肃穆的恭请仪式:四爷爷焚香奠酒,我们匍匐在地,满怀虔诚地三叩首之后,四爷爷将点燃的三炷香递到父亲手里,我们一行人又跟着袅袅的香烟回到四叔家的院子里,四爷爷把燃香插进香炉,吆喝一声:“把先人请来了!”再的人齐声附和:“请来了!”然后所有人再次叩首,这就算是把先人请来了。到了正月初三的傍晚,再在村头路口燃香焚裱,算是送走了先人。从除夕夜到初三的傍晚,供桌上香炉里的香火是不能够断的,必须有人操心续香,否则就是大不敬。我偷偷地问父亲,我咋没有看见太爷太奶回来啊?他们跟上香烟回来的,你看不见的。为啥我看不见呢?父亲没有再理会我的追问。

渐渐地,经历了诸多的死别之后,我愈发认为那袅袅的香烟就是一座无形的桥梁了,这座无形的桥梁连接着生者与死者的相逢和交流。

打我记事起,每年农历十月初一的晚上,也就是夜幕刚刚笼罩了大地,母亲都会叫上我去给外祖父、外祖母还有祖父祖母送寒衣。十月一那天,母亲要忙碌整整一天,用白纸、红纸、绿纸、棉花等给先人们剪裁,粘贴过冬的棉衣、被褥。天刚擦黑,我端着半碗浆水,捏着六炷香,母亲则用篮子提着粘贴好的棉衣,还有用钱印过的白纸去给先人们送。我们到了村头,选一块平整干净的地方,分别用小棍画两个圆圈,一个圈里是母亲送给外祖父外祖母的寒衣和钱币,另一个圈里则是送给我的爷爷奶奶的寒衣和纸币,母亲说不画圈,我们送给先人的钱就会被抢去,画了圈就是设了防护。我们虔诚地跪在冷硬的地上,焚化寒衣和印过得白纸,焚化完还要浇奠一圈浆水,最后依然是虔诚的叩首才算结束。每一次送寒衣,母亲还要我在圈外焚烧一点印过的白纸,说是送给那些无儿无女的游魂野鬼一些钱,好让他们也度过寒冷的冬天。我从未见过外祖父外祖母,连他们的照片都未曾见过,听母亲说二老在解放前就先后亡故了,关山迢迢,山重水复,我不知道外祖父外祖母怎么能够到这天阔地远的关山林海来领取这份孝敬,因为他们从未到过关山,但是母亲的神情很坚决,说是外公外婆一定能收到的,他们会循着香烟找到女儿的孝敬的。我相信母亲说的话,也相信外公外婆会循着袅袅的香烟找到我们的,因为血缘和亲情是可以穿越任何遥远的。

袅袅的香烟不仅是阴阳两界的桥梁,还是人和神灵的沟通纽带。山里人缺医少药,敬畏大自然也敬畏神灵,如果娃娃突然间得了急症,在无医可求的情况下,心急如焚的父母就会到山神庙祈祷,期盼娃娃能够转危为安,其结果并非有求必应,但是总会给如油煎的心灵或多或少一点慰藉。为了祈求一年的风调雨顺,庄稼丰收,每个村子每年在固定的时间都要举行庙会,感谢神灵的庇佑,祈求来年的平顺。乡村的庙会,规模小的,请一两个阴阳先生给神灵念几卷经文;规模大点的,请来戏班子唱大戏谢神恩。有一点是不能改变的,那就是在过庙会的时候,庙里庙外都是香烟袅袅,香气浓郁,天地对接,人神共喜,这个时候,各路神仙一定会踏着升腾的香烟,前来赴会,享受人间的供奉。在神像前顶礼膜拜的人们,透过升腾的香烟似乎看到了众神灵翩翩而至,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即就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劫难,却依旧不改热爱生活的信念。

八年前的一个料峭的春日,我那辛劳一生的母亲因肾衰竭辞世,香烟更成了连接我们和母亲的桥梁。每年的清明节、十月一、除夕,无论刮风下雪,还是泥泞路滑,我们都要回到关山深处的老家,和母亲说说话,再送她一点钱、棉衣,也接她老人家到城里过年。每一次到母亲的坟上,透过那袅袅的香烟,就依稀看见慈祥的母亲爱怜地看着我们兄弟姊妹。所以我就特别重视那些能够和母亲相见的日子,无论如何,都要回到母亲的坟前,燃起三炷香,也就是搭建起一座和母亲可以沟通的桥梁,在袅袅的香烟里,每每都能看到母亲依旧身着她的蓝洋布大襟罩衫,拄一根山梨木拐杖,爱怜地看着我,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我不再是一个没有娘的孩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