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洋芋花开赛牡丹(原创)  

2014-09-27 15:36:3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芋花开赛牡丹(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洋芋花开赛牡丹”,这是乡村人们对洋芋的褒奖,也是喜欢洋芋的真情流露。在出产洋芋的地方,无论是哪个民族,不分男女老少,洋芋都是他们最喜欢的,因为无论是当做蔬菜还是充饥的主食,不管怎样制作,洋芋都是十分可口并且养胃的大众食品。

洋芋尤其是乡村人家的好伙伴呢!我老家的乡亲们,每年计划春播的时候,洋芋是首先列入计划的,而且要安排在土质肥沃,排水良好的沙土地里。因为在瓜菜代粮的饥饿年代,洋芋绝对是我们的主食,因此关山林缘地带的人们就有了个“洋芋头”的绰号。

少小时节,最喜欢的就是秋季,生产队种植着大面积的洋芋,因为山里人的庄稼多是秋季作物,诸如燕麦、洋麦、荞麦、豌豆之类的,社员们忙着收割秋粮,收洋芋的任务就落在了女人和我们这些刚上小学的娃娃伙身上了。一对牛拉一张犁,一张犁后面跟五六个或者七八个娃娃,夹杂一两个女人,女人们既拾洋芋又负责监督拾洋芋的娃娃是否捡拾的干净。为了责任明确,每个人负责一段,每当牛拉的犁走过之后,犁沟里满是白的、红的、紫的洋芋,我们便欢笑着捡拾那些硕大的洋芋,尤其喜欢捡拾那些奇形怪状的洋芋,那些小一点的则不愿意捡拾,偷着用脚带点土掩埋起来,为的是躲避那些大娘大嫂的监督,何况洋芋地犁过头遍还要犁二遍的,更重要的是在地里留几颗洋芋,也好让开春断顿的时候,在地里寻找“冻死鬼”洋芋的人们有所收获。

缓晌午的时候是最热闹也最开心的时候。每年拾洋芋的时候,每天中午队里都会在附近的人家安排煮两三锅洋芋,以便大家充饥。那时候我们种植的是俗称“深眼窝”的洋芋,因为芽眼深凹而得名。深眼窝洋芋有白红紫三色,大多呈纺锤形,淀粉充足,味道香醇,很是养胃。到了缓晌午的时候,煮洋芋的人家就会用一副大笼筐挑着热气腾腾的洋芋送到地头,大人们会一拥而上,抓起一个裂开口子,笑呵呵的的洋芋,双手不住轮换着,顾不得剥去粗皮,吸吸呵呵地吞一口热洋芋送进胃里,浑身一下子就舒坦了。我们则一路小跑到煮洋芋的人家,围着锅台,专拣“坏洋芋”和有锅巴的洋芋抓,各自挑拣一小堆后,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坏洋芋”就是那种一部分因为病变开始腐朽的那种洋芋,有一种略臭却香醇悠长的味道,是我们的最爱;有锅巴的洋芋,就是一面贴着锅,被烤得焦黄的那种洋芋,又是另一种焦脆甜香的味道。有的伙伴干脆向主人家要一个大老碗,把那些笑呵呵的洋芋小心翼翼地剥去粗皮,放进大老碗里用筷子捣烂,撒一点盐,狗蹲子蹲在地上或者台阶上,幸福十足地吃起来。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能够饱饱地吃一肚子洋芋都是很奢侈的事情,而这种奢侈的幸福,只有在为生产队拾洋芋的时候才能享受那么几天。

关山老林里的黑沙土种出来的洋芋,面沙沙的香醇,从不伤胃,缺粮断顿的时候,一天两顿洋芋果腹都不会倒胃口或者闹肚子。只是生产队的洋芋是按工分分的,自家的自留地只有那么可怜的几分地,就是洋芋都是稀罕物,在自己家里吃的时候,从来舍不得剥皮的。

顿顿吃煮洋芋自然会使人的胃口厌倦,我的母亲那辈人就发明了不少巧做洋芋的方法。母亲们发明的那些制作洋芋食品的方法简单实惠,把土头土脑的洋芋稍微经过加工,就成了各种各样的洋芋美食,至今都流传不衰。

母亲们那时候最常做的是打洋芋搅团和洋芋粉。洋芋搅团应该是洋芋食品里面人气指数最高的了。捡拾半笼子沙土地里的洋芋,淘洗净倒进锅里煮熟,剥去粗皮放凉,然后倒进特制的木槽里,用木榔头开始反复揉搓,及至有了粘性,就开始猛砸。打洋芋搅团不仅仅是个力气活,更有窍道在里面,会打的,响声小,搅团柔韧,凭蛮力的,响声大,教团稀松,口感极差。打好的搅团,佐以蒜泥、浆水菜,酸辣柔韧,养胃解馋,是人们最嗜好的洋芋食品。每年进入秋季,家家户户每天至少要打一顿洋芋搅团,小山村里“砰砰”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我说的洋芋粉不是洋芋做成的粉条,而是把洋芋磨成糊状物,或摊薄在铁锅里烙,或在甑芭上蒸,待到冰凉,将烙熟或者蒸熟的洋芋粉切成条状或者菱形,入锅翻炒,放盐之后就可以出锅开吃了。这种洋芋粉,柔韧劲道,口感清爽,很是馋人,也是我们最爱吃的洋芋食品。还有洋芋粉饸饹也是我们的最爱,只是由于制作太费力气,母亲们不常制作,只有来了亲戚或者贵客,才偶尔制作一两次。和烙洋芋粉一样,磨成糊状的洋芋里面掺和一点面粉,搓成手腕粗细,一拃多长的棒上笼蒸熟,必须趁热塞进饸饹床子里,紧接着就要两三个攒劲人往下压,饸饹床子下面的筛子里,就会有热气腾腾的饸饹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嘴馋的娃娃趁大人不注意,抓起一股边跑边吞吃,身后留下母亲的一声声嗔怨——这娃么,不等调和好就吃上了!

时至今日,炒洋芋粉和洋芋搅团已经上了大酒店的餐桌,成了地方上的特色食品,也深受客人们的喜爱。看着被红红绿绿映衬着的洋芋粉和洋芋搅团,还有那些各色各味的调味品,我却怎么也吃不出四十多年前母亲们做的那些洋芋食品香醇的味道了,不晓得是当下的洋芋食品变了味道,还是我的胃太眷恋旧时那种只有一撮盐一筷子浆水菜的简单呢!

大雁南飞,碧空如洗。又是一年收获洋芋的时节了,我几乎每个周末都踟蹰在超市的蔬菜柜前,久久地看着那些土头土脑,略显狡黠的洋芋,好像见到了久别的父老乡亲和昔日的发小、玩伴,心里弥漫着浓郁的温馨和亲切。

洋芋花开赛牡丹(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