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舌尖上的春天(原创)  

2014-03-23 15:46:1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舌尖上的春天(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大西北陇东人的春天不是眼睛先看到的视觉享受,而是舌尖上先感受到的味觉品尝。

虽然春分都过了好多天了,但是陇东的山坡沟洼,依然黑魆魆的死寂,远山的背阴处还残留着几缕冰雪,田野里空旷寂寥,没有一丝春天的踪迹。

随着天气由晴朗转为薄阴,牛毛一般的细雨若有若无的洒落的时候,那向阳的山洼上就热闹了起来,三五成群的孩子们,也有妇女,提着小竹篮或者塑料袋,弯腰俯首,专心致志地寻寻觅觅。那是捡拾地软的人们在寻找地软。捡拾地软的孩子们一边捡地软,一边欢快地唱着传唱了好几辈人的的儿歌:“羊粪蛋变地软,芨芨草当证见......”因为地软多生长在向阳的坡洼上,而阳坡洼是羊最爱去啃草根的地方,有地软的地方也多羊粪,就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假象,认为地软是羊粪蛋变的。

早先干燥蜷曲,青黑呆板的地软,经过春雨的浸润,一下子变的水灵灵嫩生生的喜人了,黑青色里透出明亮的光彩。人们小心翼翼的捡起一片地软放在手心里,看着那颤巍巍的娇弱模样,不由人生出怜爱之情,生怕弄伤了它。嗅一嗅那略带泥土味的清香,顿时肺腑清澈,未曾品尝就已经是满心的欢喜了。

淘洗净了的地软,无论是蒸包子吃还是做搅团汤,都是令人馋涎欲滴,百食不厌的绝佳食物。地软馅的包子,轻轻咬开一口,一缕淡淡的清香随即在唇齿弥散,那嫩生生的口感更使人食欲大开。每一次吃地软包子,个个都吃得饱嗝一个接一个的响,可眼睛的余光还停留在地软包子上面。地软做成的搅团汤更是清香四溢,无论是白面还是黄面做成的搅团,只要是地软做成的汤水,就是胃口再差的食客都会大快朵颐。

除地软之外,春天的味道就蕴含在鲜嫩的苜蓿芽里了。

西北陇东的早春时节虽然是铁一般的冷硬,似乎被春天遗忘了似的了无生机。但是那些性急的女子娃娃和大嫂们,硬是从阳坡洼的苜蓿地里把春天找寻了出来。她们用小铲轻轻地刨开浮土,白生生的嫩苜蓿芽就露了出来,那白胖胖的身子顶端亮着一星鲜嫩的新绿,愉悦着掐苜蓿芽的女娃娃们的眼和心。她们的脸因喜悦而显得红润,她们的心因激动而变得欢快,嘴里不住地哼唱着听不清楚歌词的小调,手也似乎比往日更加灵巧了许多。

掐回来的苜蓿芽,在开水里略微一烫之后,炝上油拌上盐,就成了一盘人人争食的佳肴。或者做一锅揪面片,最后把洗净的苜蓿芽青下到锅里,就成了一锅色味俱佳的美食。端一碗漂着苜蓿芽的面片,先不忙着吃,等那缕缕清香诱惑得你口水欲流之际,再吃一片面喝一口汤,那略带土腥的鲜味和那馋人的嫩绿,足以令每一个食客都迷醉在春的清香里。

西北陇东的早春,就是人们从舌尖上品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