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打酸梨(原创)  

2013-09-20 12:38:0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酸梨(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中秋时节,心里一直思谋着要回老家走走,就决定在一个周六回老家去,恰好好友金枭一家意欲同行,甚是欢喜,就结伴进了关山。

回到老家,在大哥家稍作休息,喝了一会罐罐茶,养足了精神,就准备到林子里走走。金枭说打点酸梨吧,我也有此意,一拍即合,我们就进林子打酸梨。酸梨是关山里的一种野果子,类似山楂,形状比山楂略大,有开胃健脾之功效,老少咸宜。

我们走的方向是大黄林,村子东边的一片林子,因为最早的时候,县医药公司在我的老家办了一个药场,用来培育、繁殖引进的外地药材,也种植一些传统的药材,东边林子里有一片五六十亩大的荒地,被药场开垦种植了大黄,所以那片林子一带就叫做大黄林了。

以前走大黄林有一条二尺来宽的山路,是我们背柴常走的山道。由于十多年没有人行走了,山路已经被荒草淹没,更为严重的是,山道两旁的荆棘联手了,封锁了道路,就像拦在道上要买路钱的路霸。那些红莓子树,早先就是我的玩伴,每年的六七月里,形状如小草帽一般的红莓子缀满枝头,耀眼并且充满了诱惑。每天放学之后,我们大把大把地吞食者红莓子,直到肚子里不能容纳了为止。为此,常常忘记了拔猪草,忘记了放学之后早点回家,招致了大人们无数次的呵斥甚至体罚。这才二十几年的时间,这些红莓子树就已经陌生了我,很不友好地撕扯着我的衣襟,甚至划烂了我的手臂。也难怪啊,当初我是一个纯真的少年,差不多整天和它们游戏玩耍,现在我已经是满脸沧桑,一身赘肉,它们那里还能认得出我来呢!最记仇的还是脚下的蒿草,它们纠缠着我的小腿和脚腕子,使得我打了好几个趔趄,好几次差点摔倒,它们还记着我曾经用锋利的镰刀把它们割回家晒干,到了十冬腊月就是烧炕的好材料。那时候我朝气蓬勃,浑身都是力气,它们奈何不了我,现在我已经步履蹒跚,略显龙钟了,正是它们报复的好机会!唯有五味子依旧那么纯朴憨厚,一如我的父老乡亲。老远的,五味子就向我招手问好,奉上它精心挑选的五味子果,摘一粒放进嘴里:甜、辛、苦、酸、麻,五味俱全,每一味都是那么纯正地道。少年时代,挖野药,背干柴,口渴了力乏了,摘几串五味子吃,既解渴又长精神,仙果一般神奇。有时候背柴忘记拿绳子了,砍一段五味子的藤条,就是最好的绳索,有时候兴致高了,一伙玩伴分成敌我两组,站在沟渠的两边,抓住柔软的五味子藤蔓,“刺溜”一声就荡到了对岸,那是多么美妙的时光啊!

拐过一个弯,一棵年轻的酸梨树在等候着我们。我在林子里背柴的时候,这棵酸梨树还是棵小苗苗,整天忙着疯玩,这二十几年的光景,它已经是一棵俊美的青年树了,时光催人老啊!酸梨树上缀满了酸梨,是那种新鲜的米黄颜色,仿佛刚刚涂染过的。枝条的负荷已经达到了极致,弯曲成一个个优美的弧形。灿烂的秋阳下,宜人的微风中,那些色泽俊艳的酸梨忽闪忽闪地晃动着,宛如无数只调皮的眼睛在眨巴。朋友说这酸梨不晓得味道咋样,我说绝对的好,因为老酸梨树的果子很好吃的,作为下一代,这棵年轻的酸梨树的果子应该不会错的。恰好一颗酸梨掉了下来,我捡起来递给朋友,他尝了一口,满意地咂着嘴:“美很!”

因为还没有过中秋节,酸梨的柄还很牢固地连接着树枝,要想得到酸梨,必须上树去才行。二十多年前,上树跋洼是我每天必修的功课,无论多么高的树都上的去,没有失败的记录,可眼下已经是臃肿不堪,跳一个二尺的高度都面有难色,何况这棵年轻的树直径不足一尺,端庄笔直,一人高之下没有枝节,既无抓手之处,又无可以踩踏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下马威!我脱去外衣,决定征服这棵年轻的酸梨树,否则我们就会空手而回,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的。手心里唾点唾沫,双手搂住树干,提臀收腹,用尽全力往上爬,竟然成功了!

我站在树上用脚使劲跺,一阵酸梨雨骤然而下,孩子们惊喜地欢呼着跳跃着,简直就是我们儿时的重演。朋友们在树下捡拾酸梨,我在树上歇息喘气。山已经有了老相,嶙峋初现。今年的秋天多雨并且天气候反常,导致一些树种的叶子过早地衰落,阴面林子里的白桦树、红桦树,往年这个时节,叶子已经变成金黄色,过了中秋节才开始飘落,今年却过早地衰落,没有变色就直接凋零了,令人心生遗憾,关山的秋天也缺失了一份美丽。青㭎树的叶子依然墨绿,也是一种反常,往年的中秋,青㭎树的叶子已经红遍了沟壑。曾经是山色主流的毛竹,那翠绿的竹叶上长出了白斑,病恹恹的可怜,令人扼腕。这原本好端端的大自然,咋就也变得乖戾费解了呢?就是这酸梨,早先在林子里背柴,挖野药,口干舌燥之时,寻到酸梨树下,抛开落叶,那已经捂好的酸梨乌黑发亮,酸香四溢,一气子猛咥,肚圆腹胀之后,浑身又是力气。只是好几年已经没有见过酸梨了,难得的是今年居然硕果累累。

“好了,背包装满了!”朋友们的吆喝惊醒了胡思乱想的我,小心翼翼地溜下树,穿好衣服,背上背包,带着一路清香一路好心情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