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割麦(原创)  

2013-07-08 19:09:5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割麦(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随着“旋黄旋割”鸟最后一声鸣叫的消失,麦子像是听到号令一般,齐刷刷的黄了,麦地里一片耀眼的金黄。

“麦黄六月,绣女下楼房”。麦子黄了,就是最要紧的事情,镰刀早已经磨得飞快,奔奔车也检修了好几次,只等掌柜的一声安排,一家子人便热情高涨地奔赴麦地,过节一样的热闹,使那些没有麦子的人看着眼馋而心慌,因为你有钱买来雪白的面粉却买不来收麦子的欢喜啊。

麦黄六月,是农人们最为酣畅淋漓的时刻。你看,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男女头还上戴一顶草帽遮阳,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好像专门和太阳较劲似的,不但不戴草帽,反而光着膀子,镰舞如飞,身后的麦捆整整齐齐地排列一行,空气里弥漫着清鲜的麦香和浓郁的汗腥味——一种很雄性的气味。还有几个更倔强的,索性光着上身割麦,只看见麦子打着旋儿一把一把地摆在身后,女人一边忙着捆麦一边瞅着男人很雄性的姿势。看着男人脊背上小溪一般的汗水,心疼地地把晾在地边的茶杯端到男人跟前,男人牛饮一气子,抹一把嘴,又躬身挽麦,镰舞如飞,只听得“嚓嚓嚓......”的脆响,等女人又晾好水回来,男人已经把这一行割到地头了。

天气越热,流的汗水越多,男人的雄性就越加激昂,在热浪滚滚的麦田里,男性的力量和矫健的姿势,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种艰辛劳作中呈现出来的快乐,是一种淋漓的宣泄,也是对土地的真诚感恩。割到麦子还不太黄熟的地段,坐下来吃一支烟,等待火热的太阳把麦子烤炙十来分钟之后,再挥镰收割。割的心慌了,吼一嗓子乱弹:“想你想你实想呢,想得眼泪长淌呢!......”女人嗔怪的剜上一眼:“割麦都割不正经啊!”

娃娃在地里忙着捉蚂蚱。火辣辣的太阳,蚂蚱的声音尖厉急促,要不是亲眼看见,你绝对不会相信那么娇小的身子竟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声音!娃娃们循着声音,用草帽扑捉蚂蚱,捉住一个,灌进塑料瓶里,再捉。如果后面的捉住的体格更大,那么就倒掉瓶子里的再把大家伙装进去。母亲看着孩子捉住了蚂蚱,就三下五除二用麦秸编一个蚂蚱笼,帮着孩子把蚂蚱装进去,歇晌午的时候娃娃提着蚂蚱笼在前面奔跑,就洒下了一路清亮的蚂蚱嘶鸣声。

回家歇晌午的时候,光着膀子的男人一气子喝下两三瓶啤酒,女人则到自家的浴室里冲个凉,当男人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鼾声如雷的时候,女人又忙着收拾锅上做午饭。

歇罢晌午,男人开上奔奔车到地里拉麦,女人则忙着收拾装粮食的蛇皮袋子。一家就种个二三亩麦子,捎带着就割完了,三四车就拉到场里了,乘着天气好,三五个小时就碾结束,从开镰到打碾不到十天时间,新粮就装进袋子里了。虽说种粮越来越不划算,可是农民不种点粮食就不是农民了,何况自家种的粮食磨得面吃在嘴里醇厚劲道,远比粮店里的面粉可口。更要紧的是,自己不种二三亩麦子,五黄六月里看着人家热火朝天的,心里也急得慌啊!

端着第一碗新麦面做成的长面,那酣畅的一声“哧溜”,醇香劲道的味儿,使得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一切的辛劳都化为乌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