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邂逅一座小城(原创)  

2013-07-19 16:47:08|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邂逅一座小城(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三十年前,我和你邂逅,源于中断二十年后亲情的相续。

三十年前,我高中毕业高考落榜的那年秋天,家里收到一封来自宁夏固原地区的信件,拆阅之后才知道,是失散二十年后的大姨妈家的来信。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姨妈有了消息,母亲自然欣喜万分,催促着我赶紧回信。在回信寄出去不到半个月的时候,一辆大卡车艰难地开进了我家居住的深山老林,原来是大表姐、二表姐和二表姐夫遵照姨妈的指示专门来看母亲和我们了,表姐夫是固原地区运输公司的司机,经常到华亭拉煤,对于华亭是比较熟悉的,和我们联系上之后,两个表姐乘姐夫的便车代表姨妈来关山看望我的父母。

失散二十年后的重逢,自然令人欣喜万分。我们都没有见过大姨妈和两个表姐,所以兴趣主要放在表姐夫带来的食品上,忙着吃完这样又尝那样。父亲和姐夫闲谈小酌,母亲和两个表姐说了一晚上的话。

因为姐夫的车急着装煤,两个表姐也急着回去,就极力邀请母亲随他们到固原去和姨妈相见。母亲想念姐姐的心情如饥似渴,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表姐她们去了那个陌生的小城。

半个月之后,母亲从固原回来了,陪母亲回来的是四表姐。四表姐和我同岁,只是比我大三个月,由于她生长在城里,皮肤白皙,一头略卷的长发别有韵味。她比我早一年高中毕业,也是高考落榜,因为她自小生长在城市,虽然是一个小城,但是和农村生长的我们相比,差异还是很明显的。但是由于同龄,再加上都爱好文学写作,我们之间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白天我到地里劳动,她跟随到地里陪我说话;晚上我在煤油灯下看书或者写字,她也在一旁默默地读书。邻居们开玩笑说我领了一个小媳妇,刚满十八岁的我,听得这话心里突突的狂跳,又是莫名的欢喜。邻居的话使得四表姐的脸刹那间红亮红亮的,很是可爱。

四表姐在我家住了十天时间就回固原了,其实她还想在我家逗留一段时间,只是姨妈给她限定的时间是七天,已经超过三天了,大姨妈的脾气暴躁,母亲和四表姐都很敬畏,她只好依依而别,留给我好几天莫名的烦躁。

四表姐走了之后,我们就书信来往,互相诉说着朦朦胧胧的思念和牵挂。在四表姐走后的第二年秋季,我到平凉地区群艺馆参加作品讨论会,开完会之后,我遵照母亲的吩咐到固原去看望从未见过面的大姨妈。从平凉坐车,大约四个小时就到了固原,很容易的找到了住在三里铺的大姨妈家。姨妈和二表姐一家住在一起的,二姐夫每天出车,无暇顾及与我,更重要的是年龄悬殊,缺少共同的语言,二姐忙着在副食厂打工,三个侄子都在上小学,四表姐去了内蒙的三表姐家,家里每天只有我和姨妈两人。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在一起的缘故,也许是我年少无知的缘故,总之和大姨妈在一起说话的时间不多,其实就是共同感兴趣的话不多,每天吃过早饭,大家各忙各的事情,剩下我和姨妈,寒暄几句也就没啥可说了,我就骑个自行车到大街上溜达。那时候的固原,只有一条主街道,也窄窄的简陋,骑上车子几分钟就转遍了。只是一次尴尬的遭遇使我至今记忆犹新,我那时学会骑自行车不久,技术很不熟练,遇到突发现象就慌了手脚。那天中午我骑自行车在街道里转了一圈,感觉无聊,准备回去。我全力蹬着车子前行,在刚过了大桥拐弯的时候,一头肥硕的猪悠闲地横穿公路,我来不及刹车,一下子来了个前滚翻,那肥猪不为所动,依旧悠闲而去,倒是我半个身子着地,好半天才爬起来。

第一次到固原,住了三天,惆怅而归。

我们相识三年之后,四表姐在内蒙找到了工作,我们又开始书信联系。四表姐和我一样,一直爱好文学写作,在打工的间隙,依然坚持写作,只是缺少交流的朋友,进步不是很明显。我们的书信往来,大多谈论的是文学,除此之外,慢慢地也有了一些缠绵之词,儿女情长了。我们通信的周期越来越短,信封每一次都超重,等待回信成了彼此最渴盼的事情。一年之后,表姐寄给我一件金黄色的高领毛衣,是她利用空暇一针一针织出来的,令人惊奇的是,那毛衣穿上不长不短并且合身,量身定做一般。

不知怎么搞的,我们的事情被姨妈知道了,她委托二表姐给我的父母写信,义正词严,不容商量,并且通过三表姐给四表姐施压,如果不断绝我们的来往,她就要亲自寻上门来大闹一场,以死相挟。为了维系亲戚的情谊,也为了四表姐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更重要的是考虑到城乡差异的现实,我答应了姨妈的要求。

在断绝来往之前,我们第二次在固原见了面,我从平凉赶来,她从内蒙下来。深秋的固原,冷风浸骨。夜幕下的街道上行人稀少,冷冷清清,我们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街道上,默默无语,唯有清泪长流。不晓得在街道里走了多少个来回,终于困乏得迈不动步子了,我准备回旅馆歇息,临别之际,我们有了唯一的一次拥抱,她的脸冰凉冰凉的瘆人。第二天清晨,她赶到车站送我,双手相握,相对无语,最终我坐班车返回,了却了一份不该滋生的情缘。

十八年前,途径固原到中卫看望叔父,夜宿固原,独自在大街上徘徊了一会,华灯下的固原较之以前有了巨大的变化,慨叹几声之后,回宾馆休息了。

今年夏天的一次文友聚会,有朋友自固原来,我又一次和固原结缘了。看来,邂逅固原,结缘固原,今生我是难舍固原了!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