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怀念书信(原创)  

2013-04-28 15:06:4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书信(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依然渴望得到一份书信。虽然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圆满的渴盼,可是我依然在渴望着。

书信,曾经是多么地令人魂牵梦萦啊!

大约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大哥到兰州当兵去了,为了保持和大哥的联系,每月至少要写一份信,父母都不识字,写信就要求人,村子里识文字的也就那么三五个人,人家都忙于挣工分,求的次数多了,也就不耐烦了。为了争一口气,也为了及时发送父母对大哥的思念,当时九岁的我就学着写信了,那时候老师还没有教写信,我就模仿着哥哥来信的格式写,竟然首次就成功了,当拿着大哥从部队上寄来的回信,我幼小的心里第一次体味到了成功的自豪。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来的书信就越写越顺溜了。因为我家是一个背井离乡的家族,亲戚多在故乡静宁,所以除了给大哥写信外,还要给舅舅家、姑父家、姨夫家等亲戚写信。当亲戚们收到我这个三年级的碎娃娃写的信,惊喜之余,在回信上啧啧赞叹,夸奖我的聪明。父母听了亲戚们的夸奖,对于供我们兄弟姊妹上学的心劲更大了,为了保证我们的学费,父亲常常在大雨天进林割毛竹,扎成扫帚,一把60根的扫帚可以买一角五分钱,病恹恹的母亲也不止一次的拄着拐杖到林子里刨菖蒲卖钱,好叫我们每学期都能按时报名上学。

到我小学毕业那年,村子里需要写信的人家大多都来找我写信,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我可以把他们给亲戚说的话尽可能的口语化,使得他们的意思能准确地传递给亲戚,再加上我是个学生娃娃,他们随到我随写,殷勤周到,很令乡亲们满意。

一次的意外使得父亲很生气。那是给大哥写的信,在小卖部里买信封的时候,买了一个竖写的信封,我不知道竖写的正确方向,依然按照从左向右的顺序写上了收信人的地址、姓名,最后写上了我们的地址,结果在半个月之后那封信又被邮递员送到了大队部,因为收信地址就是我们的。这一次错误使得父亲很是恼怒,因为家里寄一次信要等到逢集的日子,步行四十里山路到马峡去寄发,而且在这封信里,父亲嘱咐大哥探亲回来的时候一定要给他卖几板正宗的兰州水烟,结果被我的错误耽搁了。更重要的是,让母亲每月盼望大哥一封回信的期待落了空,使母亲白白往村头跑了好几天。

在那艰苦清贫的岁月里,蜗居在关山老林的父母,能够收到一封远方亲友的来信,确实是最慰藉心情的大事情啊!

到中学二年级的时候,我跟一位学兄住在他在外面租赁的房子里。冬夜漫长,下了晚自习之后,回到住处,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开始了朦胧的遐想。那位学兄长我一岁,早熟,每晚都要给他们班上一位心仪的女生写信,其实内容也很单纯,就是喜欢看着她的背影,渴望听到她的声音之类的真心话,算是情窦初开的骚动。在学兄的鼓惑下,我也照猫画虎地给班上一位叫玉梅的女生写了一封“情书”。结果在第二天上早操的时候,我的那封“情书”自己从裤子口袋里跑了出来,被跑在后面的大个子同学捡到了。那位同学把捡到的信交给了班主任老师。我们的班主任是体育老师,脾气急躁,最恨男女生之间眉来眼去,所以拿着“情书”召开了一个紧急班会。可是那封信的称呼只写了个玉梅,可是我们班上叫玉梅的女生有四个,只是姓不同罢了,而且由于由于第一次给女生写信的胆怯,我在信的末尾没有署名。班主任老师拿着那封信,怒不可遏,可是又无法从全班70个人里面找到那个多情的“王子”,显得束手无策,最后只能狠狠地警告了全班几句作罢。而我当时惧怕的几乎窒息,浑身颤抖,冷汗暗流。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写过情书,那封短命的情书差点让我身臭名远播,至今心有余悸。

爱上写作之后,盲目的大量往外投稿。投出的稿件大多泥牛入海,杳无音讯,可是也有几个很负责任的编辑老师,在看过稿件之后,写上几句意见,附上退稿签把稿件退了回来。其中四川的文学月刊《青年作家》,编辑老师对于我的稿件都能认真对待,每次退稿签上都写着很中肯的意见,虽然至今我也没有在《青年作家》上刊登过一个文字,但是编辑老师的那一厚沓退稿签至今还珍藏在我的书柜里。后来因为参见过几次文学活动,认识了以前的《飞天》编辑李禾老师,我曾就如何写小说写信请教过李禾老师,李老师很及时的给我回了信,鼓励我多读书多观察多思考,坚持练笔,功到自然成。还有许多师长的来信,字里行间充满了真情的鼓励,我之所以能在文学写作的路上走了三十年,那一厚摞子师长和文友的来信以及信中的认可和鼓励是主要支撑力。

随着社会日新月异的变革,书信逐渐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几乎彻底走出了我们的生活。网络的普及使得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的同时,又使得人心变得越来越远,虽然每到节日的时候,祝福的电子邮件也会接踵而至,但那全是一律的模式,一律的冰冷,丝毫感受不到书信里那种字如其人的亲切和温暖。我曾经固执地认为至好的亲友之间,联络感情的最好纽带还是书信,可是我的坚持遭到了大部分亲友的反对,人家说现在的生活节奏那么快,谁还有闲余时间和精力给你写回信呢?我不知道是所有的人都忙得没有了写信的时间,还是人心浮躁的已经不能静下心来认真地写一封信呢?

前几天给一个朋友帮忙,为他的儿子举行婚礼。我负责抄写已经坐了席的来宾的名字,由于人太多,我给每桌分发了一张红纸条,请他们自己写上名字。同桌的熟人之间有代写名字的,可是有好几个人却把人家的名字都写错了,弄得很是尴尬。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不会用笔写字,亦或是错别字连篇,我不免生出杞人的忧患来:假如有一天没有电了,电脑不能用了,我们还能和以前一样写出一封字迹工整,文笔优美,流畅自如的书信么?

闲坐之余,翻阅自己珍藏的一摞子昔日的书信,成了我独自的一种享受,看着那一封封或苍劲有力,或飘逸空灵,或隽秀清丽的字迹,脑海里就诞生出书信主人的模样来,一个个鲜活的可敬可亲的形象就次第出现,心中的温馨一瞬间在周身蔓延开去:在书信近乎绝迹的今天,我还能拥有这么多的珍藏,是何其幸运啊!

怀念书信,怀念那流逝的美好。

怀念书信(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