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给心放个假(原创)  

2013-03-17 18:38:0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心放个假(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有时候,给心放个假,感觉还真不错呢!

初春的一天早晨,心情莫名的烦躁,一切都不顺眼,一切都感觉到乏味,就连往日里最喜欢的学生,看着都心烦。这种情绪,是不宜在学校里工作的,就想着出去走走。

站在公路边,我心里默默地决定:如果哪个方向的车先来,就去那里。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一辆东去的客车过来了,立即挥手挡住,就向东边奔去。一坐上车,心情竟然慢慢平静了下来。想到安口有一个很投缘的朋友,便决定到安口小停一会,去看看这个朋友。

本来想给朋友一个惊喜,结果敲错了门,我固执的敲门声惊动了正在忙的朋友,朋友打开了旁边的房门,我才发现敲错了门。朋友很惊讶的把我迎进屋内,询问我为什么今天忽然有空出游,我说突发奇想,就出来了。朋友给我倒了半杯自己酿造的葡萄酒,说是要在中午之前赶做一个文本,单位等着要的。我说你忙你的吧,我只想在这坐一会。就这样,朋友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陪我聊天。坐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起身告辞,看看她的目的达到了,她又那么忙,不忍心继续打扰她。

坐上东行的车继续东行。一个多小时后,我站在了崇信县城的地面上,给豹子兄打了个电话,不到三分钟他就开车来接我。本来他是上路巡查着,接到我的电话之后,忙完工作就匆匆赶回了单位等我。在一家小饭馆里,每人一大碗饸饹面一下子就填饱了肚子。豹子哥说,咱俩喝酒吧。我说这会不想喝酒,只想随意转转,他说那好吧,转回来再喝吧,要不就开不成车了。他问去哪里转呢,我说娑罗树很有名,就去看它吧。

车子上了黄花塬,满眼是裸黄的土地,这是和我的关山截然不同的,那厚重的黄色,使得我的心情愈加平静了下来。虽然豹子兄去看过娑罗树,也仅仅只是一次,所以在路上不断地询问了两遍,最后才找到了娑罗树。娑罗树已经枯死了,断裂成了两三截,只有根部大约六七米高的一个枯木桩子立在那里,枯死了的娑罗树对面,矗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大书“菩提树”三个大字,字体飘逸,很有灵动之气。原来这娑罗树还叫菩提树,这是我先前并不知道的。豹子兄是参禅悟道之人,说菩提树是一种很吉祥的树种,我只知道佛祖是在菩提树下顿悟成佛的,其它的知之甚少。看着这棵枯死了的菩提树,我心里忽然间又纠结了起来——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棵树的照片,那是多么的葳蕤茂盛啊,树冠如茵,蓬蓬勃勃的生机盎然,如今竟然枯朽成了这般摸样!就在我纠结的时候,豹子兄喊我过去,指着一棵碗口粗的树木给我说,这是新生的菩提树。我惊喜地跑到年轻的菩提树跟前,仔细观看,树干呈粉白色,笔直,树冠球形,枝桠健康向上,遗憾的是没有叶子,不知道菩提树的叶子是什么样的。还是豹子兄知我,说菩提树的叶子是五叶一组,很特别的,心中就释然了。

看罢菩提树就往回走,途径一座耸立的土包,上面有一座圆形建筑很是醒目,我们便停车上去观看。拾级而上,到了顶端,原来是一座供水设施。站在这座土包上,崇信县城尽收眼底。放眼望去,数百米厚的黄土丘陵上,农舍星罗棋布,田地纵横错落,崖面上曾经居住过人的窑洞,酷似无数深邃的眼睛,记录着世事沧桑,白云苍狗。虽然现在绝大多数人已经迁进了红砖瓦舍,但是窑洞依然昭示着曾经的艰辛,但愿人们都能够时不时地瞅瞅坍塌的窑洞,珍惜眼前的拥有。瞅着那绵延数百里、千里,厚重的黄土层,我的心胸豁然间明亮了,这也算是一种顿悟吧。

回到城里,豹子兄说上龙泉寺品茶吧。我亦有此意,便停车上山。贯珠泉依旧,整个山上静悄悄的,无人声亦无鸟语,我俩成了山上的主宰,心情一下子又兴奋了起来。走到茶摊前,等候顾客的两人,一个把两张椅子并在一起,上半截身子躺在上面,下半截身子悬空睡着,另一人坐在椅子上昏昏然似睡非睡。听到脚步声,那昏睡的人站起身,揉了揉眼睛,趔趔趄趄地进屋去给我们端盖碗提暖水瓶了。

品着盖碗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闲话,从来没有过的惬意。在炎热的天气,能够在龙泉寺独得一份清凉,这种享受还是第一次呢!守茶摊的人说狗日的这天气太不正常,这才是正月里么,天气热到25度了,和夏天一样了,你看阳面洼上的桃花都开了。我们一起把目光投过去,果然就看到了一簇粉粉的红色,那该是欲放的花蕾了。喝了大概四五碗茶,正在美妙处时,豹子兄的电话响起,原来是飞扬打来的,早晨过来的时候,我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她说要参加县上庆祝妇女节的大会,我就叫她忙自己的事,不要再管我。这会她开罢了县上的会议,要我们下山相聚。我不忍给她忙上添忙,准备推脱掉,可是她很认真,我们便答应下山找她。飞扬是我在崇信最早的朋友,她的文采和她的名字一样,尤其是她的性格,阳光一般灿烂,使每一个和她相处的人都感觉到一种坦诚的美好,曾经的几次相聚,都给我留下了亲切、美好的记忆。

结果我们在飞扬约定的地点没有见到她,我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应该回去了,提出要到车站去,豹子兄说既然要回去,他就送我到安口,我再没有争议,因为在最要好的朋友面前,有些虚假是不适应的。就在车子驶出大约五六里路的时候,飞扬又打来了电话,说是给单位的妇女开座谈会刚结束,一定要我回去吃罢饭再走。我给她说,今天的随意出游,已经达到了心胸开朗的目的,应该回去了,虽然没有相见,可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心里已经知足得很了。

车到安口,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候,看着豹子兄掉转车头,我的眼眶在一瞬间湿润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