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野荷(原创)  

2012-06-28 14:15:0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野荷(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一个溽热难捱的夏日,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又一次来亲近你,为的是乞求得到一份清凉。

这天恰好是端午节,插艾草带荷包,吃粽子嗅香囊的好日子,因为有朋自远方来,仰慕关山的心情迫不及待,我们便陪着他走进了关山,又一次融入了广袤的林海。

五月的关山,俊朗清秀如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满目苍翠,令人心旷神怡,喜不自禁。我们同行的朋友中间,蕊是唯一的女性,一个很瘦弱的女子,真正弱不禁风的模样。看着她,我心里忐忑的很:这种羸弱的样子,能爬上山峰么?问她,肯定的点头,一副很顽强的表情。因为是初次相见,再不好说什么,只好允她一同前往了。

我们的目标是孟良峰,关山群峰中一个较高的山头,因为与宋代的猛将孟良扯上了关系,就显得特别一些了。至于孟良到底是否在此镇守过关隘,是否有一个衣冠冢在此,都是无从考证的,只是从先人嘴里口口相传至今而已。不过既然与名人扯上了关系,孟良峰肯定就有独到之处,譬如它的挺拔高耸,显得器宇轩昂,与众兄弟截然不同。

我们走的是一条牛驴踩出来的山道,凹凸不平是很正常的,难走的是牛和驴在雨天踩出来的蹄窝印迹,仄仄的棱角突兀,我们的脚怎么巧妙地踩踏,都不能与其吻合,身子便显得东倒西趔的狼狈,此时便生出自己的脚怎么不和牛驴的一样呢的抱怨。坡是极陡的,我们弓着身子,气喘如牛,缓缓地向上努力着。我不时回头偷看蕊的情况,虽然也显得艰难,神情却很是坚定,我的心里就有了敬重产生:一个纤弱的女子,能跟上一群老爷们爬山,不气馁不矫情,真正地难能可贵。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登上了孟良峰的山梁,一片广袤的草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只是这草地不是单一的绿色,而是一片斑斓的壮美,我们贪婪地躺在这锦绣之上,不时有云雀从身边的草丛里直升机一般跃起,悬空做几个空翻再倏然而去,留给我们一个惊喜的感叹。此时,如洗的蓝天似乎触手可及,一缕一缕的白云宛若飘逸的杭绸,若有似无。远处的山坡上,有两三家土坯房,掩映在茂密的绿树之间,旁边的田地里有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在锄草吧,或许是一个男人呢。有人慨叹着山民的艰辛,我在表示赞同的同时,又说:“你在城里上班混时间、灯红酒绿、醉生梦死过的是日子,这些山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愤青不自艾,在这青山绿水之间,躬耕在土地之上,为的就是求一个温饱,过的也是日子。只是不晓得谁的日子过得舒心呢?”大家沉默了,似乎在思索着我的这个没来由的问题。

小憩片刻之后,我们继续向孟良峰主峰前进。因为目标近在咫尺,大家的兴致陡增,不到半个小时就坐在了孟良峰上面。此时已是午后一点多了,我们席地而坐,掏出带来的各种食品,开始吃午饭。善饮的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把酒临风的机会,打开酒瓶,我们轮流举着瓶子畅饮,在海拔三千多米的关山上,回响着粗犷的吼叫声,暖风里飘散着淡淡的酒香、花香、草木的香味,大家便畅想着如果有一顶帐篷,和三五好友夜宿于此,率性畅言,抵足而眠,该是何等的惬意美好啊!

下到山谷,我们终于看到了野荷,一条长满野荷的山谷,一条墨绿的山谷!五月正是野荷的青春期,蓬蓬勃勃的茂盛着,一个叶子比一个叶子大,一个叶子比一个叶子圆满,一色的墨绿厚重,一样的亭亭玉立,摇曳生辉,惹人怜爱。此时正是一天的酷热最盛之时,我们纷纷躲在荷叶下面,重复着儿时的游戏,体味着疏远了多年的童真。

野荷得名是因为叶子酷似荷花的叶子,可是花却与之截然不同。野荷开花也在六月,只是野荷花花朵娇小,呈串珠状,色泽黄艳,香气远溢,每到野荷花开放,野荷谷里嘤嘤嗡嗡的声音竟然在老远处就能听见,初次听闻的人不禁骇然,原来是蜜蜂在盛开的的野荷花上采蜜。

“野荷虽然美丽,可是藏在这深山里又有什么用呢?”

我为这位朋友的无知感到羞赧,因为野荷的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在我还是顽童的时候,对付突如其来的雷雨,最好的办法就是折一朵荷叶顶在头上;如果烈日炎炎,遮蔽太阳的依然是这硕大圆满的荷叶;那时候家家户户蒸馍馍,就是用荷叶做蒸布的,蒸出来的黄面笆子有一缕淡淡的幽香,很是诱人的胃口;打好的土坯,遇到暴雨,遮蔽在上面的也是野荷叶;更使人难忘的是,在那一朵朵圆润的野荷叶下面,藏着多少我儿时的游戏和梦幻啊!

再看蕊,静静地坐在一朵野荷叶下面,若有所思若有所悟地遐想着,在荷叶的阴凉下面,她原本白皙的脸上拓上了两朵淡淡的红晕,不知是由于炎热还是奔走三四十里山路之后的疲惫所致。看着这个来之南国的女子,我心里除过由衷的敬意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在滋生,那么娇弱的身体,竟然和我们一道在烈日下奔走了五六个小时的山路,不喊累也不说困,这是我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也是大家都没有遇到过的。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在野荷叶下面坐着,任脚下的溪流洗刷着一天的疲惫,在清丽幽婉的鸟鸣声中,我们渐渐地坐化成一朵朵墨绿圆润的野荷,融入到这条墨绿色的沟壑之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