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老李的幸福(原创)  

2012-06-21 09:08:0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的幸福(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多年以后,竟然又一次和老李邂逅了!

十七年前,我在山寨学区一个叫新庄的村小学任教。新庄学校是一所山区学校,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很少有外人光临此地。学校里八九十个学生,五个老师,我们的业余时间就是靠喝酒排遣寂寞。我们五个人,两老三少,每次也就喝一捆啤酒(一捆是九瓶),日子久了,那间东倒西歪的仓库里竟然积攒了几十捆空酒瓶,便托说着寻找收购酒瓶子的人。

一个夏日的傍晚,一个身材矮瘦,浓眉阔脸,眼窝深陷,眼珠子略黄,头发蓬乱,戴一顶油渍麻花的蓝帽子的汉子,怯怯地在大门口张望。我上前搭话,他有点讨好似的问我:“听人说,你们这有酒瓶子卖?”

“有啊,多着呢!”

“卖给我行不?别人一个瓶子一角五,我给你们一角六。”

“一角钱吧,你全部弄走,把人挡挂的!”我打开贮藏室的屋门,叫他进去装瓶子。那汉子一声接着一声的说着感谢的话,如获至宝的奔进了潮湿黑暗的贮藏室。

那些空酒瓶装了满满的两大麻袋,那汉子急切地给我说:“校长,天黑了,我只能背一袋子回去,剩下的这袋子我明天一早来背,寄放在你这一晚上,能行不?”我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是不解的问:“这一麻袋少说也有一百来斤,这儿距山寨街道差不多十里路呢,你怎么弄回去呢?”

“从山上走截路,我就背回去了。”说罢,很利索地从一个帆布挎包里掏出一根尼龙绳子,三下五除二地绑扎好了,又一次向我说了几句十分感谢的话,最后他蹲下身子,把绳索套在肩膀头上,往起一拾,没有成功,我伸出手拽了他一把,他才很费劲地站起来,还往前窜了几步才立住身子。我劝他弄辆车子拉回去,他笑着说:“咱这小本生意,也就挣个辛苦钱,哪能雇得起车呢!”

站在学校院子里,我看着那汉子爬上了北山,一个绿色的麻袋在缓缓地、艰难地往上移动,走不多远,他就借助地埂楞休息一会,不到五百米的山坡,他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休息了六七次才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以后慢慢的熟了,知道了他姓李,三十出头的年纪,老婆在三年前跟上一个弹棉花的人跑了,给他留下了一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父子俩就相依为命了。街道里人多地少,靠二亩地很难过上好日子,做生意又没有本钱,只好干起了收破烂的行当,虽然很辛苦,但是一年也能弄个千儿八百的,娃娃的念书花销、添置衣裳啥的也就够了。老李说,他身体硬扎着呢,吃点苦没啥,只要能把儿子供着好好念书,娃娃将来有出息了,他也就心满意足了。每次说到儿子,他那黑森森的脸就变成了一朵灿烂的黑牡丹。

知道了老李的情况之后,我们就不再收他的钱,把积攒下来的空酒瓶,废纸之类的都无偿的送给他,可是老李不干,说什么也要付钱,为了不使他难堪,我就叫他每次来收酒瓶、废纸的时候,给学校带几包火柴,算是收取了他的一点钱,也维护了他的自尊。

我在新庄学校任教五年,就这样帮了老李五年,虽然很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老李却感恩戴德,逢人就说我们对他的恩惠。在我离开山寨之前,老李一直是靠自己背收购破烂的,只是因为他的实诚、他的不幸,好多人都愿意把废品卖给他。良好的人际关系,使得老李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收入也逐渐丰厚了起来。我知道,在老李的心里有一个不倒的信念,这就是盼望着儿子将来有出息,日子比自己过得舒坦。其实,这也是每一个做父亲的信念!

从新庄学校调离之后,再没有见过老李,只是他那背着一麻袋酒瓶子在山道上艰难地挪移的情景,一直深深的烙在我的记忆上。

上一个周末的早晨,我听到外面喊收空酒瓶、废纸,就忙着趴在阳台上叫,因为家里积攒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纸箱子,很占地方的。那收破烂的汉子听到我的喊声,便停下人力三轮车,折进了单元门。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来人竟然是老李,十多年未见的老李!他也认出了我,兴奋地直搓手,我急忙把他拉进屋里,请他坐在沙发上喝茶。他赞叹着我的本事大,把楼都买下了。我也仔细地打量了一会老李,他的精神很好,但是岁月的痕迹写满了脸庞,头上依然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只是很洁净,远非往日的油渍麻花,稀稀拉拉的头发几乎全是灰白色了,那黧黑的脸庞依然黧黑,只是光亮润泽了许多,自然是日子过得滋润了的象征。

我问他现在在那里住,过得怎么样。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到城里收破烂也有四五年时间了。儿子去年结婚了,还娶了一个城市户口的媳妇,原先是电磁厂的工人,只是现在下岗了。儿子是一家商场电器销售部的经理,媳妇在超市打工,小两口过的很恩爱,一个劲地挣着攒钱买房子家,他自己租住在县城西南角的一处民宅,自给自足,依然干的老本行,只是在城里收破烂不能背了,他就买了辆人力三轮车,一月也能赚个七八百块,除过自己的花销也好积攒几个钱帮儿子买房。

我夸奖他靠收破烂把儿子养育成人了,还给娶了城里媳妇,真的不简单啊!他那黑森森的脸上就堆满了幸福的笑容,脸上的每一道皱褶里都是幸福的写意,神气而自豪。正在我们聊得兴浓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说是一家人叫他去收废品。他说缘于他的实诚,现在有许多固定的货源。说着话,他匆匆忙忙地捆扎好纸箱子,秤了秤,掏出两元钱放在茶几上,不顾我的呼喊,风急火燎地跑了。当我走到阳台上看时,老李已经骑着三轮车快速地消失在人流、车流之中了。

老李的终于愿望实现了!他为了一个信念,背了十多年的麻袋,硬是用他的驼背撑起了儿子的未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也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