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华亭曲子戏,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原创)  

2012-11-29 14:56:2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亭曲子戏,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甘肃省的华亭县,山川纵横、沟壑交错、水系密布、林茂草丰,属于一个山区县。在解放前,交通、信息相对闭赛,独特的地理位置造成了民间小戏曲,曲子戏的保存与传承,无论春节时分还是农闲之余,只要在华亭,随时随地你都可以听到古朴苍劲,韵味悠长,原汁原味的华亭曲子戏。

华亭曲子戏源于宋、元,盛于明、清,尤以民国为最。华亭曲子戏唱腔属于联腔体,由众多的曲牌连缀而成。从内容上分为正剧、喜剧和悲剧。曲子以《前月调》、《后背宫》曲牌开头,《月调尾》收场,在剧中唱词中报剧名,一唱到底,唱词的长短句式及宫调,具有元曲、宋词遗风。剧目全为短小折戏,情节简单,演出时节大多在正月初五至元宵节,平时婚丧以及过庙会时也演出,做功主要在表情和行为动作上,表演无固定程式,旗作轿、鼓作磨、鞭作马、帐子为床。行当分为生、旦、丑,乐队分文武:文乐队以三弦为主,辅以板胡、二胡、笛子等;武乐队开场锣鼓打场子,演唱以“四页瓦”(自制的打击乐器,用竹板做成,类似不穿绳的快板,两手各执一副,敲击节奏,声音清脆响亮。),甩子(碰铃)敲击节奏。演出形式有舞台演出和地摊坐唱两种:其中舞台演出俗称“彩唱”,有文武场和服装道具,道白用当地方言,表演要求旦角扭得欢,走得漂,舞蹈轻盈活泼,形象生动,丑角则需要幽默诙谐,滑稽伶俐。地摊坐唱俗称“清唱”,不受演出场地的限制,不需要服装道具,只要唱者嗓子好,唱调准、曲调多,板路稳就可以随时随地演唱。

华亭曲子戏表演集中在每年的农历正月,它活动的范围很广,由县城的机关单位到大街小巷,农村的村社到家庭院落,这种演唱艺术形式以其灵活性和适应性,内容以具有华亭地方风情的念唱,秧歌小调,狮子旱船,民间舞蹈为主,包括吹拉弹唱,说春遛丑等一些不可缺少的角色。他们一旦行动起来,真是演唱的、遛丑的、跑场子的、划旱船的、舞狮子的、弹三弦的、拉胡琴的、吹唢呐的、敲锣打鼓的、生老净丑,文武场面与大戏不相上下,表演风格独特,很是吸引观众。

小曲小调是曲子戏的主要内容,狮子锣鼓是为演出打开场面和助长气氛的;遛丑、快板在曲子戏中起烘托和配合作用。春官是专门在演出始末为人们奉送风趣幽默的吉祥词语,而做工精致,造型逼真的旱船则作用于社火要从甲地转往乙地时出现在现场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使观众更够跟随他们的队伍继续观看,同时为演出人员乘隙做转移收拾行头打掩护,等到旱船舞毕,下一场的演出已经准备的水稳鱼安了。华亭人常说的“出场的旱船,入场的狮子,垫场的秧歌,背本(主要的意思)的曲子”就是这个意思了。

华亭曲子戏大致有三种演唱形式。一是大场子,如《李彦贵卖水》、《双官诰》、《闹酒馆》等一些曲子,一个曲调接着一个曲调唱,演出时间长达三四个小时,伴奏文乐有板胡、三弦、二胡,其中以板胡为主体;武乐有四页瓦,甩子,还有助长气氛和伴奏秧歌舞动时的大鼓,铙钹和手锣,充分体现了唱、吟、做、打四大功底。二是小场子。小场子是以小曲、小调或秧歌舞等为主,当地人习惯称作“小曲子”。这种小曲子正如民歌中唱的“樱桃好吃树难栽,小曲好唱口难开”。这里的小曲子就是指曲子戏而言。我听过的最有趣的一段丑角的唱词是这样的:“言正语顺味不长,笑语才能唱在人心上,碌碡烂了麻线绑,鸡蛋破了钉马鍠,苍蝇踏得锅盖响,牛犊子跳在鸡架上......谁说我把小曲子颠倒唱,关节炎害在他嘴皮子上”。还有小调《小放牛》中的一段更加诙谐有趣:“去了一趟安口窑,买了个烂砂锅,儿子女子多,抢着去舀饭,就把个锅打了,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好像我?......”类似这种小曲小调地方特色性强,再加上表演者活泼风趣,因为拥有的观众数量相当可观,足可与秦腔大戏抗衡。三是跑场子。跑场子以其习惯性的演唱方式多是由不化妆的人夹杂几个相同数量的丑角,先是围个圆场面对面的一边横步、踏步,一边唱,可以不配弦索,只等唱完一段后便都来个向后转,一个跟着一个绕着圆场转圈,偶尔变换几个“缠绵花”的队形,其间伴以大鼓和铙钹助长气氛,有时当表演者唱到上气不接下气时便穿插一段随口快板来调节一下观众的胃口,同时也让演唱人员喘口气。

华亭曲子戏,不论唱词或念白,都包含着华亭人民的特质和智慧,它质朴无华,外俗内雅,浅淡又不失神秘;它简洁明快,生动上口,姿态秀美而韵味浓郁。它承汇了民间口语的精华,是劳动人民的语言集锦。它生活化、口语化、性格化的特点赢得了华亭大地上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爱,它有着极其深厚的社会文化基础,所以在2006年5月20日就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每年的大年初三,每个村社的曲子戏班就已经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这些农忙时节的农人,放弃了春节期间走亲串友,甚至家里来了拜年的亲戚也无暇应酬,专心排练。可以说这些民间艺人对曲子戏的热爱超过了对节日的期盼。大年初四,曲子戏班已经做好了走乡串户的准备,在正式开始演唱之前,他们会带着所有的演出人员和演奏人员,去祭将,也就是祭拜关羽。过了元宵,大概正月十六,曲子戏整个展演结束,所有人员会再一次来到关帝庙谢将,鸣炮、舞狮、挂红、焚香,叩谢关老爷的护佑。

华亭曲子戏因为多在正月里表演,所以早已经与社火表演融为一体。社火表演自古有之,是春节期间进行的民间传统迎春、逐疫、腊祭等活动形成的变异礼俗。华亭曲子戏集中展演时间多为春节期间,走乡串户为了消灾驱邪常与社火一起表演,演出曲子戏之前,都会先来一段红红火火的舞狮表演,表演前后春官都会和着锣鼓说春,保佑、祝福一家人健康发财,来年五谷丰登。所以说,现在的社火,已经包含了曲子戏。亘古幽远的曲子戏,已经在社火表演里面占着主要位置,也已经被新一代民间艺人赋予新的内容,达到了古韵新唱的奇妙结合。

曾经在我少不更事的时候,不止一次听说过哥哥因为看社火被丢了的事,只是不明白社火为何物,更不明白它有多大的吸引力,会把一个九岁的娃娃吸引到走丢的程度。到八十年代初期,传统的艺术逐渐苏醒解冻,我便有机会了解社火,甚至参与社火了。

那是八十年代初的几年,邻近的村社都有了社火队,唯独我们村没有。看了几次人家的社火,羡慕之余也觉着没啥了不起,便和几个要好的伙伴谋划着组建自己的社火队。那时的生活还比较艰难,但是人的精神劲头却很高涨,我的父母给了我们大力的支持,父亲帮我们扎好了狮子头,母亲帮我们糊好了旱船,村子里给我们买来了锣鼓铙钹,三弦二胡。一切准备停当之后,突然才发现社火里面最重要的地摊子没有人会唱。这下急坏了我们几个,碌碡拉到半山上了,却弄得进退两难。最后有人出主意说,要我到晏家湾的老王跟前去学唱地摊子,因为老王年轻的时候是“社火母子”,肚子里装的戏多着呢。

我买了两盒二毛钱的“宝成牌”香烟,很虔诚地到北山上的晏家湾去找老王学艺。老王以前和我的交情还不错,因为他爱看闲书,不止一次地在我跟前借过书,所以对我的请求还算爽快,答应教我几个曲子,但是有一个条件,时间只有两天,不能耽搁他太多的时间。老王拉着他的那把很沧桑的破二胡,摇头晃脑地自拉自唱了一遍,问好听不好听,我说好听,他那张硕大的脸盘就布满了兴奋的红晕。老王不识曲谱却会拉一手好二胡,这是怎么回事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老王对我采取的传授方法是先灌耳音,再一句一句的教,效果还算不错。两天结束之后,我在老王那学会了《李彦贵卖水》、《推磨》、《张琏买布》、《花子拾金》和《下四川》等五首曲子戏。我们的社火队终于可以走村串户的表演了。

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这个当时只有十八岁的愣头青,硬是当了三年的社火头,唱了三年的地摊子戏。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了,但是一些曲子戏的唱词我还是耳熟能详,随口吟唱的。在那三年时间里,我们通过和邻村的交流演出,学会了更多的曲子戏,到后来,我们演唱曲子戏的演员大多是一些十四五岁的学生娃娃,形象俊秀飘逸,唱腔字正腔圆,深受周边村社的赞赏。也是通过那三年时间,我体会到了曲子戏的真正美妙之处,并且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幽远古朴,雅俗共赏的剧种。

家住进城里之后,每年正月里最忙碌的就是看社火、看曲子戏了。自从华亭的曲子戏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每年的正月里,县上都要举行曲子戏调演,那些名气较大的曲子戏班,都会精心准备,积极参演,如此以来,像我一样的曲子戏爱好者就可以借机好好过过瘾了。

在正月十五之前,县城的大街小巷 ,无论是机关大院还是店铺门面,都能够看到曲子戏的表演。这些爱好曲子戏的农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不计酬劳,不辞辛苦地穿行在一个又一个单位或是一家又一家店铺,给别人送去欢乐的同时也欢乐了自己,这种精神已经超出了爱好的范畴,令人肃然起敬。不是么,你看那些参与曲子戏表演的上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下有十多岁的娃娃,在寒风刺骨的正月里,心甘情愿地,十分投入的进行表演。有时候从早上演到晚上,赶六七家场子,不要说吃饭,就连一口热水都不能美美喝一顿。他们那粗糙的脸上涂抹上油彩,穿上简单的服装,拿上简单的道具,就一下子进入了角色,物我两忘,全身心投入地表演了。

因为喜欢看曲子戏,所以也就结识了几位民间艺人,混熟了,彼此间也就无话不谈了。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唱曲子戏耍社火是为了挣钱,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半个月时间下来,每个人挣到的钱也不过四五百元,如果单纯是为了钱的话,那还不如在平时多打两天工就能挣个四五百块钱呢!因为热爱,所以不计名利,因为痴迷,所以甘愿身受冷冻,所以当我在欣赏曲子戏精彩表演的时候,心里就会对那些民间艺人产生由衷的敬意,因为他们把自己的爱好当做一种事业来做,这样的人,理应受到我们的尊敬啊!

我认识一位学生家长,是秦安人到华亭做生意的。这个做窗帘生意的秦安人,除过给顾客安装、悬挂窗帘之外,几乎所有的闲暇时间都花费在了对曲子戏的钻研上。他是拉二胡的,每年的正月初四就回到华亭了,为的是能够给唱曲子戏的拉二胡。他还请人为自己录制了华亭曲子戏独奏,刻录了一套三张光盘,为此花去了好几千块钱,他说这钱花得值。更加难得的是,他的妻子也是个曲子戏迷,对于丈夫的行为不仅不反对,还全力支持。他曾经送我一张二胡独奏的曲子戏光盘,每到身心疲惫的时候,我就静下心来欣赏,那拙朴、苍劲、悲凉的旋律会濯洗我的灵魂,使浮躁的心灵很快安静下来,处于一种婴儿酣睡般的惬意之中。

多年的历史沉积和文化蓄养使曲子与华亭人民群众之间结成了骨肉难分的深厚情缘,这种深厚感情也成了曲子戏蓬勃发展的力量源泉。我们尤其不能忘记已故的朱栋苍先生,这个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民间艺术的老人,历尽坎坷,矢志不渝,为华亭县曲子戏的挖掘、整理、形成理论上的论证,最终走向全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朱栋苍先生编著的《华亭曲子戏研究》,收录民间优秀传统段子40出、曲调46支,从根本上解决了华亭曲子戏零星、散乱,无据可查的问题。从2006年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华亭曲子戏开始了从乡村走向城市,从地方走向全国的征程。短短的几年时间,全县曲子戏演出班子从当时的20多家增长为100多家,20多个熟稔曲子戏艺术的老艺人培养出了1000多名表演新秀,艺人队伍也早已不是清一色的“泥腿子”,一些机关干部、厂矿职工、商人、学生也纷纷投身其中。文化、旅游部门和部分民间文化传媒机构还将一些曲子戏经典剧目演出视频刻录成光盘,或作为礼品馈赠,或上市销售,深受人们欢迎。

  评论这张
 
阅读(16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