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山与山无法靠近,心与心可以沟通

 
 
 

日志

 
 
关于我

刘杰,小学高级教师,生长在关山,工作在关山。习文三十年,发表作品12万多字。有文集《三友行吟》、《永远的苍沟》出版。如果你渴望真诚,喜欢粗犷,那么就和我交朋友吧。

懒洋洋的冬日(原创)  

2012-11-25 20:41:3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懒洋洋的冬日(原创) - 关山狼 - 苍沟人刘杰的博客

 

十冬腊月就是冬闲了,冬闲,真是农人们最舒坦的时候呢!

冬日的大地,犹如一个生养之后的母亲,慵懒、惬意地静静地休眠着,养精蓄锐着准备孕育着明年的新生。

清晨的村庄静悄悄的,上学的学生娃娃吵嚷过一会之后,村庄又沉沉地睡去,偶尔有一家两家的灯光在麻麻亮的夜色中跳跃着,好像惺忪的睡眼。随着一声两声沉闷的咳嗽声,淡淡的夜色倏忽间就隐退了,一个清明的世界紧随着出现了。

咳嗽早起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年纪大瞌睡少的老人们是醒的最早的人,人老了肉少了骨头大了,睡的时间长了压得胯骨疼,只好早早的下了炕,忙着咳痰上茅房,清理顺畅了,就是喝罐罐茶的时候了。喝罐罐茶是一天的头等大事,老人们喝了一辈子的罐罐茶,少喝一顿迟喝一会都不舒坦,那时间比孙子上学对的闹钟还要准呢!当老人们喝完早茶,披着羊皮袄到田地里溜达的时候,家里其他的人才懒散地准备离开热腾腾的火炕。

田野里一片银白,那是一地浓霜。今年有闰月,节气迟缓,到现在还没有美美地下过一场厚雪,只是干巴巴的阴冷。麦地里的麦苗已经蛰伏在浓霜之下,远处的玉米地里残留着几株玉米草,在寒风里哆嗦着,令人心生怜爱,抱怨主人粗心的遗弃了它们。近处地里的核桃树苗,都被缠上了报纸,裹包得很厚实,一看都很暖和。老人在地里漫无目的的走着,看见一块长满蒿草的田地,不住地唏嘘着:现在的世道,土地是越来越不受人待见了,以往这都是上好的土地,种啥成啥,养活了好几代人呢,现在却遭受冷落了,主人早在三年前就进城打工,将土地遗弃了。“唉唉,年轻人都不种地了啊,往后这人都吃啥呢?”老人自言自语地叹息着,有点伤感的摁了一把鼻涕。

一群狗在村道上撒着欢儿,少说也有七八只,大小不一,颜色不同,一律的邋遢脏兮,不忍目睹。以前是城里人养这种板凳狗,现在乡下到处也是这种身材矮小,卷毛拖地的哈巴狗了,倒是先前体高腰长,大耳长尾的土狗却很少见到了。

太阳已经照在北房窗子上了,家家户户的烟囱里才陆续升起袅袅的炊烟,反正又没有啥要紧事,做饭的吃饭的都不急躁,啥时候做熟了啥时候吃。老汉老婆想吃一顿馓饭,可是小辈们大多不喜欢吃,主要是不会吃,端起碗就喝,喝不到嘴里就拌上菜搅合,弄得不成个饭的样子了。冬日的早晨能吃上一顿馓饭真是舒坦啊,黄灿灿的玉米珍子和上洋芋疙瘩,在大铁锅里煮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舀上一老碗,就着浇了油的酸菜或者咸菜,一气子咥上两老碗,浑身热乎乎的,那个美实劲那个过瘾啊,真是妙不可言呢!可是人家小辈不吃也就不做,老人们要解馋,只能等到人家出去浪亲戚或者逛县城了,才能叫老婆子做一顿馓饭解解馋。

吃过早饭的村子里渐渐地热火了起来,年轻人吆喝着上街、进城,尤其是那些打工回来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打扮的时髦靓活,就连说话也变了腔调,洋气了许多,他们或是坐公交车或是骑摩托车,三五成群地到街上闲逛或是进城买东西,好像挣了花不完的钱。看着那些浓妆艳抹,穿着短裙装的女子,豁豁牙的老人们又是一番叹息:“这么冷的冬天,还把裤衩穿在外面么,冻坏了咋办啊!”阳屲台台上早就聚集了三五堆人:几个毛胡子碎老汉围着一盘棋杀得难分难解,动不动为了悔一步棋或者是旁观者动了棋子而吵得不可开交,吵闹声未落,十多个人又围成了一个头的圆圈。最暖和的老槐树下,一群大妈大嫂随意地站成一个不规则的圆,一边忙着手里的针线活,一边应答着闲扯的话题,说道高兴处,就有人双手捂着肚子大声浪笑,更有甚者,笑着笑着就趴在了别人的身上,嘻嘻哈哈的压倒在地,团成了一个人疙瘩。北面的那块大磨盘上,三五个皓首白发的老爷爷,嘴里吧嗒着旱烟锅,默默地享受着冬阳的温暖,回味着一生的酸甜苦辣。

村道上不时有坐着三轮车,摩托车,脸被冻得黑红色却依然一脸喜气的人们穿梭,那是忙着给亲友送礼的人们,到了冬闲时节,农人们就开始安排儿女嫁娶之事,还有做寿的贺车的,邻近村社过庙会唱戏的,总而言之,到了冬闲时候,亲友聚会的理由便越来越多,几乎每一天都是好日子,每一天都洋溢着浓浓的喜气,嗅一嗅充盈在天地间的空气,几乎全是香甜味和酒香味,足以使你微醺,不小心就打个趔趄。

到太阳斜过,温度减弱的时候,阳屲台台上的众人们也相继散去,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又升腾起浓浓的烟雾,村庄里弥散着草秸的清香夹杂着牛粪的草腥味,还有煤炭的硫磺味,饭菜的诱人味,谁家宴请宾客的酒香味,家家户户的欢声笑语,又把一个个村庄搅和得热腾腾的了。到月明星稀的静夜,宁静的村庄里可以听见一声声舒坦惬意的鼾声,亦或一声两声甜甜的梦呓,那是辛劳了一年的农人们最为酣畅的时刻。

冬闲时节,是大地酣睡休憩的时候,也是农人们最为慵散舒坦的时候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